關羽的「壯繆」是美謚還是惡謚?

關羽的「壯繆」是美謚還是惡謚?

讀史(陸遊)

顏良文丑知何益,關羽張飛死可傷。

等是人間號驍將,太山寧比一毫芒。

在劉備在世的時候,很少有大臣上追加謚號。按《三國志·蜀書·趙雲傳》中的記載,僅有法正得到謚號。而在後主劉禪時期,一大批臣子被追加謚號。這裡面自然也包括弧稱「五虎上將」的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雲。其中關羽的謚號是「壯繆」,非常的有爭議。關羽是當時人眼中蜀漢首屈一指的名將,但按照謚法,「繆」字並不是一個美謚。這是這麼一回事呢?關羽的謚號到底是美謚還是惡謚呢?

「壯繆」二字
現在有一種說法,「壯」字和「繆」字都不是美謚號。網路上的可以找到的謚法中,說「武而不遂曰壯」、「名實過爽曰繆」。後者暫且先不論,先說說「壯」這個字。其實在《逸周書·謚法解》中,代表「武而不遂」的謚號並不是「壯」,而是「庄」。小編以為至少在三國時期,這兩個字所代表的含義是不能混為一談的。

《逸周書·謚法解》:「兵甲亟作曰庄,澼圉克服曰庄,勝敵志強曰庄,死於原野曰庄,屢征殺伐曰庄,武而不遂曰庄。」

那麼「壯」這個字的含義到底是什麼呢?小編沒有在《逸周書·謚法解》中找到,不過我們可以通過當時其他人的謚號中窺看一二。在曹魏當中,有很多名將被追加「壯」這個謚號。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龐德。

在「漢中之戰」過後,關羽也趁機發動北伐,揮師北上圍攻襄、樊。于禁和龐德率軍支援樊城,結果遭遇大雨洪水,吃了個大敗仗。于禁投降關羽,龐德則寧死不屈。曹丕當上魏王之後,給龐德追加謚號,就是壯侯。而且《三國志》當中還對這個謚號進行了一些補充說明。

《三國志·魏書·龐德傳》:「惟侯式昭果毅,蹈難成名,聲溢當時,義高在昔,寡人愍焉,謚曰壯侯。」

由此可以看出,在三國時期,「壯」字的含義絕對不是「武而不遂」的「庄」字。那麼「繆」字的意思呢?「繆」字的含義可以從《逸周書·謚法解》中找到,「名與實爽曰繆」,意思是名氣和實際貢獻或者說實際能力不符合,顯然並不是太好。而存在這樣一種說法,在古代「繆」字與「穆」字相同,關羽其實是「壯穆侯」。「穆」字是一個美謚,「布德執以曰穆,中情見貌曰穆。」不過小編並不認同這個觀點。因為在三國時期也有被追謚為「穆」的。別的不說,劉備的皇后吳氏的謚號就是「穆」。怎麼到穆皇后的時候,「繆」和「穆」就不通用了呢?所以小編認為,關羽的謚號就是「壯繆」二字,不存在通假字的現象。

「壯繆」的原因
通過龐德等人的謚號來看,「壯」字給關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主要的爭議之處在於「繆」這個字。劉禪為什麼給關羽這樣一個評價並不太高的謚號呢?小編以為有兩種原因,或者說兩種可能。

一、劉禪對關羽不滿

關羽在三國時期乃至以後的時期,得到的評價都是非常高的。曹魏的人甚至有這樣的評價:「蜀小國耳,名將唯羽。」關羽也在「襄樊之戰」前期取得了巨大的戰果,斬殺龐德、俘虜于禁以及三萬的士兵,威震華夏。但是最後失去荊州這件事對劉備集團來說實在是一個無法挽救的巨大損失。失去荊州或者說南郡,《隆中對》無法繼續履行,蜀漢缺少一個出兵的路線。後面的北伐事業中,諸葛亮只能穿過連綿秦嶺,出兵關中或者隴右,後勤補給非常不便利。為了給關羽報仇(最起碼名義上是這樣的),劉備舉兵伐吳,又喪失了一大批官員和士兵。可以說關羽丟荊州是劉備集團的實力斷崖式下降的轉折點。拋開對關羽的崇拜來說,劉禪用「繆」這個謚號,加上「壯」的謚號中和,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二、蜀漢謚法不明

另外有一種可能,蜀漢的謚法與《逸周書》有差別。這一點我們從趙雲的謚號上進行辨析。趙雲的謚號是順平侯。按照《雲別傳》的記載,「柔賢慈惠曰順」,「執事有班曰平,克定禍亂曰平」,這麼兩個字,都是美謚。而在《逸周書·謚法解》中的記載與《雲別傳》中的記載卻存在一定偏差。

在《逸周書·謚法解》中,「慈和便服曰順」、「執事有制曰平」。似乎與《雲別傳》當中也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在《逸周書·謚法解》中,「克定禍亂曰武」,這就與《雲別傳》中的「平」產生矛盾了。從這個例子中可以看出,蜀漢的謚法與《逸周書》中的謚法確實存在差別,不能百分之百地按照《逸周書》來解釋這個「繆」字。

「壯繆」究竟是美謚還是惡謚
話說回來,「壯繆」到底是美謚還是惡謚呢?小編以為,即便不是美謚,也應該不是惡謚。首先我們來看當時的社會背景。追謚關羽等人的時間是在景耀三年(即公元260年),這個時候劉氏父子在益州的統治已經到了後期或者說末期。蜀漢可以說是政治黑暗,朝中反戰情緒很高,反戰派和主戰派鬥爭很激烈,蜀漢的經濟民生也出現問題。小編以為,劉禪這次追謚本質上講是要與政治掛鉤的。這個時候的蜀漢最需要的是什麼呢?是安撫、拉攏人心。按照漢制,謚號是一種很高的榮譽。劉禪通過追加謚號的方式拉攏人心,不可能出現一個惡謚。這與劉禪的初衷以及當時蜀漢的惡劣環境不符。

《通典》:「漢不修古禮,大臣有寵乃賜之謚。」

另外一點就是當時人的表現。在《三國志·蜀書·趙雲傳》中明確記載,劉禪統治時期這些被追謚的人,「時論以為榮」,被視作一種榮耀。這裡面自然也包括關羽。如果關羽的「壯繆」真的是惡謚的話,榮耀根本談不上,有的只是屈辱而已。

所以綜上所述,小編個人認為,由於各個時代的謚法不同,關羽的「壯繆」不應該全部按照《逸周書》來解釋;又根據蜀漢後期環境以及「時論以為榮」的記載,「壯繆」很有可能是善謚,即便不是善謚,也不太可能是惡謚。

參考文獻:《三國志》、《逸周書》、《通典》